Maytal

要对热爱的事 不遗余力 不远万里

旅行精选:

GOOM果果:

林芝的桃花
放在电脑里都已经忘记
最近整理图片看到很早以前拍的桃花
怀念那时候的旅行
和朋友奔着林芝桃花去
住在村子藏族朋友家
还遇见了下雪
一大早睁开眼睛看着外面飘着大雪
三月份的大雪
激动得不行
提着相机就往外跑

当然冻得也不行
哈哈哈哈哈哈 现在想想都激动得不行
希望明年有机会在去一次

weibo:goom果果

很想去一次色达………

在远方的阿伦:

壕无人性 | 单人自驾游中国(肆拾伍)

川西高原的风越来越大,把山顶上的松树吹得哗啦作响,但也幸亏有了这股强风,吹散了飘在色达上空的雾气和云朵,于是从这个角度看去,整个山谷便是一览无余。

我蹲在山顶的一块空地上,做着无人机飞行前的准备工作,而这块空地是我觉得是最理想不过的起飞场所,既可以避开人群,又可以躲开色达密如蛛网的电线,因为我实在不想无人机再次坠毁,况且我还嘱咐过昂小胖,要是无人机再坠毁了,我就留在色达天天练胸口碎大石,你要是饿了就下山拿个漏斗,向其他车化缘去,要汽油啊,别特么化缘化成柴油了,更不允许随意接客赚钱......直到......有哪位壕来救我下山。

咦?王总,看这里有个小伙儿在干嘛?

说这话的是个黑瘦汉族年轻人,看样子估计24岁左右,像是在前面探路的,他嘴里的王总不知道是穿得太多还是有点高反,气喘吁吁地慢慢朝我挪过来。与此同时,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另外两个年轻人,都是属于黑瘦类型的,一个负责扛三脚架,一个负责背相机包和镜头包。


我转身一看,尼玛这是摄影大壕带保姆团出来了采风了......

王总后背着双手,信步走来,脸上挂着迷之微笑说:哦,这是在搞航拍,里面是一架飞机,四个螺旋桨那种,在天上飞着拍....


黑干瘦哈着腰,仔细听着王总的话,听完对我说,哟,高科技啊,小兄弟要不给我们飞一个看看,我们还没见识过呢,啊?

我当时心想咋随便就称我小兄弟呢,欺负我长得年轻么不是,但嘴上却表示现在雾气大还不能飞,还得再等等。


王总有点不悦,举起脖子上的相机随意拍着,黑干瘦这边也从兜儿里拿出个卡片机,依葫芦画瓢,手里按着快门,眼睛却观察着王总的一举一动,王总移去哪里,他就移去哪里。

王总的相机又大又重,我不自觉得看了一眼,我勒个去,是个壕啊!

哈苏中画幅单反......

大哥,您这个相机挺值钱的啊...

不值钱不值钱!呵呵!壕听到有人夸又开心起来了,但是回答得还是很谦虚的。


哪儿不值钱了?您这买相机的钱都可以买辆奥迪了。我也露出迷之微笑。

买不了买不了......壕把外套拉了起来,把他的哈苏藏进了外套内,看了看黑瘦干,又看了看另外两个负责扛器材的,轻描淡写的来一句,我这个也就买来玩玩儿,还好,图个乐子而已......


说罢,一阵风吹过来,把壕的嘴角吹得微微上翘,他轻松地转过身,屁股对着我们,左手拉开外套的一侧,右手顺势伸进了内侧的口袋,接着一个夸张的扩胸动作,就像拔出一把金光闪闪的利刃一样!

我定睛一看,那右手上光芒闪现,刺得我睁不开眼;这一头,黑干瘦看得也是牙关紧闭,马上就要跪舔的节奏,差点就忍不住想脱口叫好!我虚着眼向这闪光迎去.....好家伙!壕又从内衣口袋里掏出一部莱卡!随即放荡不羁地一边旋转着身体,一边轻点着快门,整个山谷仿佛就只剩下这清脆的咔嚓声了......


醉!跪!



十分钟后,壕和手下把我糟蹋完拍拍屁股走了,留下一个坐在山头上抽着旱烟,看着远方目光呆滞的30岁单身老光棍兼老油条......


我擦了擦汗,整理整理了衣服,战战兢兢地拿出无人机,深吸一口气......起飞!


下一站

回到停车场,小胖问我,这下该走了吧?

我说,嗯,但是我不知道去哪里......你想去哪里?

小胖说我去哪里她就去哪里。


我思考了一下...要不我们倒回去,掉头去新疆?

小胖说你特么是想顺道去看敦煌那个女人吧?我不去!


我无奈拿出中国地图摊在引擎盖上,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去哪里比较好,我点了根烟,向着色达的天空长长吐了口气......结果就在抬头的那一瞬间,我看到了天空中朵朵南去的白云....

我激动的说,走!小胖!下一站!


小胖问下一站是哪里?

我把烟熄灭后又踩了踩,用力踢到了不远处的垃圾堆,然后打开车门上了车,钥匙一拧,油门一轰:


GO!下一站! 彩云之南!


完整故事可关注


微信公众号:another-sight


微博:在远方的阿伦



赞赞哒

旅行精选:

花墨西:


秋天是泸沽湖一年中最美的时节。